编辑:周彧 来源: 发布时间:2019-3-5 20:58:30
消逝的“森林宝石”

 
2019年的第一次物种灭绝出现在一只名叫“乔治”的蜗牛身上。
 
元旦当天,当世界各地的人们沉浸在新年的欢乐氛围之中时,夏威夷欧胡岛的一个实验室里却传来了令人沮丧的消息:地球上最后一只夏威夷金顶树蜗(Achatinella apexfulva)在孤独中离世。
 
“它在许多报纸、杂志和网络文章中都有特写,数百名学童和实验室访客渴望见到它——夏威夷金顶树蜗种族的最后一员。”夏威夷国土与自然资源部在公布乔治死讯时如是写道。
 
夏威夷金顶树蜗是一种雌雄同体的物种,曾因其色彩美丽而广受赞誉。几十年前,对被称为“森林宝石”的蜗牛壳觊觎已久,并将其串成传统饰品的行业,几乎将该物种摧毁殆尽。
 
“这个物种实际上在很久以前就被认为已经灭绝了,”实行夏威夷蜗牛灭绝预防计划的生物学家David Sischo说明道。“后来,1997年,在欧胡岛一条徒步行走的小路上的几棵树上又发现了一小群蜗牛。”最后10只蜗牛被带到一个人工繁育设施进行繁殖,在那里,它们生下了乔治和其他几只小蜗牛。
 
然而好景不长,成功繁育并没有持续多久。“不幸的是,当时有一种病原体或其他什么东西——大家不知道是什么——所有的蜗牛都死了,除了乔治,”Sischo说。
 
从那以后,该物种在野外再也没有发现其他成员的踪影。而在被人工喂养14年后的今天,乔治也去世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物种已经灭绝了。
 
在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里,乔治可能都是孤独的,但它的处境并不是唯一的。几十种其他独有的夏威夷蜗牛物种可能很快就会循着它粘糊糊的足迹,尾随而至。
 
夏威夷蜗牛灭绝危机
 
夏威夷因特有的濒危物种数量众多而素有“世界灭绝之都”之称。因过度收集、入侵物种等威胁,数百种蜗牛物种已经灭绝。尽管已经采取了很多措施来保护剩下的珍稀蜗牛,但它们的消失速度似乎正在加快。
 
“令人震惊的是这种灭绝事件发生得如此之快,”Sischo坦言。“根据在过去两年中看到的下降情况,大家预计所有的大型树木和地面的蜗牛——至少是大多数幸存的蜗牛——将在一到十年内消失。”
 
Sischo指出,许多蜗牛种群几乎在他眼前消失了。“有时大家只想哭,因为回到一个大家期待能找到数以百计蜗牛的地方,结果只发现了10只或者什么都没发现。”
 
蜗牛种群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侵略性的捕食者,包括老鼠和其他啮齿类动物、杰克森变色龙以及另一种蜗牛——一种由佛罗里达输入的名叫玫瑰狼蜗(Euglandina rosea)的食肉物种。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玫瑰狼蜗最初被引入到夏威夷是希翼它能克制另一种入侵物种——巨型非洲陆地蜗牛(Lissachatina fulica),当时这种蜗牛正在岛上祸害庄稼。
 
Sischo说,几乎所有最近的本地物种种群的消失都与掠食性的玫瑰狼蜗的出现相对应,而这些地区以前从未出现过玫瑰狼蜗的身影。“大家不确定气候变化是否会让它们进入到那些偏远的高海拔地区,它们在此可能会遇到某种温度障碍,不过它们进入那里,只是时间问题。”
 
对付这些威胁最成功的坚定力量是Sischo运行的计划。该研究团队不断地迁移,前往新的地区调查已知的蜗牛种群,寻找剩余的种群,实施掠食者控制计划,如建立防捕食围栏;从易受攻击的地方疏散受到威胁的蜗牛;在实验室养殖蜗牛,并将这些人工养殖的蜗牛放归野外,以增加自然种群。
 
他们的团队只有五个人,偶尔有实习生,预算极其有限。Sischo承认,无法拯救更多濒临灭绝的蜗牛,给他们带来了沉重的压力。“大家只是想阻止事态进一步恶化,”他无奈地表示。“这对大家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但大家非常认真地对待它,并尽大家所能做到最好。”他补充道,他们的成功,特别是人工繁育和重新让濒危蜗牛回归自然,使团队有信心能够继续进行长期的斗争。
 
与此同时,一些自然保护主义者希翼能让更多的人对夏威夷蜗牛产生兴趣,并鼓励人们进一步努力来保护蜗牛种群。
 
隐藏的生物多样性
 
几年来,据说夏威夷90%的陆生蜗牛已经灭绝。这样一来,在已知的752种物种中,这些岛屿就只剩下75种了。
 
但2018年12月出版的《综合与比较生物学》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论文改变了这种观点。该论文包含了对夏威夷群岛本地蜗牛长达10年的调查结果,并记录了大约200种现存的蜗牛。来自檀香山主教博物馆(Bishop Museum)的Norine Yeung和Kenneth Hayes共同撰写的这篇论文,甚至记录了几种被认为已经灭绝的物种的存在,其中许多物种生活在只有直升机才能到达的偏远山区。
 
“仅在纹螺科,大家就将22个物种重新纳入人们的视线中,包括莫洛凯岛上一个被认为已经完全灭绝了的物种,”Yeung说。“50多年来,它一直没被人发现,而大家找到了它。”
 
论文编辑们认为,像这样的重新发现可以为保护工作注入活力,也可以为自然保护主义者增添动力。“当大家看着物种逐月灭绝时,这可能是最令人沮丧和挫败的感觉,”Hayes直言。“但只要找到了依然存在的东西……就表明大家正在做的事情是值得的,应该继续做下去,因为还有希翼。”
 
当然,重新发现一个物种或残存的种群,却发现它已经濒临灭绝,这就产生了一种全新的压力。“这有点让人焦虑,因为你会觉得,这是最后五个,”Hayes说。“大家该怎么办?”
 
这是一个大问题,尽管迄今为止在人工饲养某些物种方面取得了成功,但大家对大多数夏威夷蜗牛物种在野外或实验室生存所需的条件知之甚少。
 
“大家对它们的生活史几乎一无所知,”Yeung说。“大家不知道它们是否喜欢某种特定的植物、是否一年繁殖一到两次、它们能活多久、吃什么……所有关于这些蜗牛的常识都是空白。”
 
这就是专注于这些威胁仍然至关重要的原因。“大家必须阻止物种灭绝的浪潮,”Hayes说。这意味着要做好充分准备,从恢复栖息地到修建防捕食围栏,再到探索从一开始就消灭捕食者的方法。
 
这也意味着,正如论文所指出的,重要的是要改变公众对蜗牛的看法,使其“超越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爬来爬去、黏糊糊的东西”,这会得到大多数成年人以及大多数研究和保护资助机构的“新”反应。
 
例如,Yeung致力于把年幼的孩子带进自然保护主义者的行列。“当我和二、三年级的学生交谈时,他们认为昆虫和蜗牛真得很可爱、很酷,他们知道它们有多重要。”博物馆以这种努力为基础,通过实习、老年公民志愿者和其他努力,让人们觉得自己可以有所作为。他们还与夏威夷的土著团体合作,这些团体很重视蜗牛的学问价值。
 
“即使大家掌握了所有的数据,大家仍然无法自己解决问题。”Hayes如是说。“大家必须让科学以外的人了解这些物种的生态重要性,以及对大家环境的威胁。”
 
充满挑战的未来
 
目前,夏威夷蜗牛如此脆弱的原因可能也是它们生存的原因之一。
 
“陆生蜗牛可以在非常、非常、非常小的区域生存。”Hayes指出,陆生蜗牛通常是在微气候条件中进化,具有非常特殊的阳光或降水、植物和土壤条件。它们可能无法在这些限制之外生存,但在此内部,它们通常是安全的。“可能有一个5米乘5米的区域,一个物种的整个种群便可在此生存很长一段时间——除非受到某种影响。”
 
而且这些影响估计仍将会增加。入侵物种继续扩大其领地,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情况变得更糟。即使一个物种受到防捕食围栏的保护,它的栖息地仍然可能由于温度或降水的变化而变得不适宜居住。更强、更频繁的飓风也可能毁灭整个种群或物种。
 
由于这些威胁,某些物种将在未来几年继续遭受痛苦,甚至走向灭绝。“大家的雷达上大约有100种蜗牛,大家知道它们正濒临灭绝,”Sischo十分痛心。尽管问题很严重,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数百种物种面临的灭绝威胁仍然是不可见的。
 
那么随着乔治的去世,这种情况最终会改变吗?
 
在它去世后的几天里,世界各地数十家媒体报道了夏威夷物种灭绝的消息,让数百万读者意识到了影响夏威夷物种的危机,这极为重要。在乔治的讣告中,夏威夷国土与自然资源部称乔治为“夏威夷陆生蜗牛困境的大使”。也许,它的死会引起人们对这一物种灭绝的悲惨境况的关注,并有助于防止未来的物种灭绝。■
 
《科学资讯》 (科学资讯2019年2月刊 绿色)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