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 周彧 来源: 发布时间:2019-7-12 16:11:12
大浪淘“鲨”险象生

 
当享受美味的鱼翅汤或者使用“鱼肝油”制成的化妆品时,你也许不会想到,作为牺牲品的鲨鱼正命悬一线。
 
或许,连海洋霸主鲨鱼自己都未能料到,历经数亿年来的各种生存威胁,却难以逃脱人类过度捕捞的厄运。
 
鲨鱼和鳐鱼等相关物种被统称为软骨鱼,它们时刻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威胁,这取决于它们的生存环境,但最大的风险还是来自于人类的过度捕捞,这对这些生长缓慢、繁殖率低的动物造成了明显的伤害。
 
据2019年3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鲨鱼专家小组公布的新版“红色名录评估”显示,近四分之一的软骨鱼类受到威胁。在被评估的58种鲨鱼中,有17种存在灭绝风险,其中6种被列为“极度濒危”,其他11种被列为“濒危”和“易危”。
 
为了保护鲨鱼,世界各国越来越多地寄希翼于一种受欢迎的政策工具——海洋保护区(MPAs)。
 
名不副实的海洋保护区
 
作为海洋的一部分,海洋保护区对捕鱼进行管制,以限制它们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2016年至2018年间,保护鲨鱼和鳐鱼的海洋保护区面积翻了一番,达到810多万平方英里。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海洋保护区都具备相同的功能属性。有些禁止一切捕鱼行为,而有些只禁止某些类型的打捞装置;有些专注于某个特定的栖息地,而有些则是巨大的,旨在保护大型海洋区域。
 
事实上,许多海洋保护区并未真正达到它们设立的初衷。“可能是有很多以鲨鱼和鳐鱼为重点的海洋保护区,但它们中很少有被证明是有效的,”詹皇·库克大学的海洋科学家Cassandra Rigby坦言。
 
美国马萨诸塞州克雷恩镇的环境顾问Tundi Agardy曾在《海洋政策》杂志上发表文章,归纳了海洋保护区可能存在的几方面问题:许多海洋保护区太小无法起作用;它们可能仅仅让渔业转移到了其他海域;它们创造了一个保护的幻想,却没有实际的保护措施;许多保护区计划不周或疏于管理;由于保护区外的水环境污染,建立保护区的努力很容易全盘失败。
 
“大家仍需要很多常识去真正了解海洋保护区到底怎样发挥作用,”亚速尔群岛大学奥尔塔分校的海洋生物学家Frederic Vandeperre表示。
 
2018年11月,《鱼类和渔业》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从成功的海洋保护区的共性入手进行研究。研究人员发现,最有可能实现保护海洋生物目标的海洋保护区还包括社会经济目标和利益相关者的投入。
 
如今,环保主义者希翼复制已取得的成功,并期待将未来的努力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近日,世界自然基金会和詹皇·库克大学发表了一个名为“针对鲨鱼和鳐鱼的海洋保护区的有效设计和管理实践指南”的新手册,该指南总结了海洋保护区在保护鲨鱼和鳐鱼方面哪些可行、哪些不可行,并为未来的决策者实现既定保护目标提供了要诀与技巧。
 
有的放矢
 
新指南指出,总的来说,如果海洋保护区不能提供替代生计,这将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计划、接触并考虑像渔民这样的利益相关者,否则他们可能会失去收入来源和粮食安全。
 
对此,新指南的第一编辑Rigby说明道,有效的海洋保护区需要“承诺和足够的资源”,其中包括科学研究、政府监督和实行、专家科学建议、利益相关者的拓展,当然还有支付所有费用的资金。
 
Rigby警告称,如果没有这一承诺,海洋保护区可能会变成“纸上公园”,即存在于地图上的受保护的地点,实际上对减少鲨鱼和鳐鱼的威胁不起任何作用。
 
此外,Rigby表示,海洋保护区“应该被设计成使用最相关的运动、生物学和栖息地利用的科学来实现目标。”她说,可以很容易地获取各种鲨鱼和鳐鱼物种的信息,将有助于使这一计划成为可能。
 
最后,定期检查并了解海洋保护区如何通过监督和自适应管理进行运作的至关重要。“应该对海洋保护区进行持续的评估,以确保其能够实现目标,” Rigby说。
 
尽管新指南是专门针对鲨鱼保护的,但它提供的工具具有广泛的适用性。正如专家所指出的那样,一个有效实行的海洋保护区可以成为更广泛海洋生物(包括鲨鱼等顶端食肉动物在内)保护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将有助于确保生态系统的健康。
 
“战略性分布、资源充足且高度保护免受人类影响的海洋保护区有助于保护区域的生物多样性和栖息地,这对于缓冲全球气候变化对海洋的影响极其重要,“环境保护科学家Beth Pike表示。
 
避免重蹈覆辙
 
没有成功实现目标的鲨鱼和鳐鱼海洋保护区往往会有一些共性。
 
根据新指南,一些海洋保护区甚至没有明确的目标,更不用说是否获得了成功。比方说,如果某区域并没有发现某个特定物种,那么设计旨在保护该物种的特定区域就显得毫无用处。
 
此外,许多海洋保护区是通过自上而下、高压手段设定的,没有首先从受渔业关闭影响的当地社区获得支撑。如果该社区成员觉得这一过程剥夺了他们的权利,很可能导致非法捕鱼量的增加。
 
但新指南指出,海洋保护区无效的最常见问题是,政府只是宣布设立新的保护区,却没有真正投入工作以确保其发挥作用。
 
“在没有承诺提供足够资源的情况下指定海洋保护区,可能会导致规划不当,缺乏当地社区的参与,然后依赖执法来实现合规,”Rigby说。“在许多拥有大型鲨鱼和鳐鱼海洋保护区的发展中国家,这实际上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这些国家的海洋面积大于陆地面积。”
 
此外,完全禁止捕捞鲨鱼和鳐鱼根本行不通。
 
新指南认为,已有的科学研究表明,大家不应该完全禁止在海洋保护区或其他地区的捕捞活动(除非在特定物种需要在特定栖息地恢复的情况下)。虽然破坏生态的捕捞活动很常见,但可持续的鲨鱼渔业仍然存在,并成为重要的就业和粮食来源。在许多情况下,可以在不禁止所有捕捞的情况下停止破坏生态的捕捞,并在此过程中为未来的保护努力提供支撑。
 
特别是,许多小岛国没有资源进行巡逻和强制实行大片禁渔区,因此让渔民支撑新规定就变得格外重要。“渔民们可能会支撑一个更大的区域,在那里,控制捕捞鲨鱼的目的是实现可持续发展,而不是设立禁捕区,”新指南的合著者、“世界自然基金会鲨鱼和鳐鱼倡议”的负责人Andy Cornish说明道。
 
在Rigby和Cornish看来,新指南将有助于未来的以鲨鱼和鳐鱼为重点的海洋保护区有良好的开端,同时还有助于改善现有的海洋保护区。因此,他们希翼推动建立新的海洋保护区的环保人士和相关公民可以阅读并了解该指南,也希翼创建并实施这些项目和选址的决策者们都能读到新指南。
 
由于如此多的鲨鱼和鳐鱼物种面临灭绝的危险,新指南认为,实施新的海洋保护区并修复现有的海洋保护区可能是保护这些生态系统上重要的捕食者的最有效工具。而这反过来,又会帮助所有海洋物种——以及人类利益相关者——能获得未来几十年生存所需的优势。■
 
《科学资讯》 (科学资讯2019年6月刊 绿色)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